史上技术含量最高的纸质书

  • mtsp9.cn   来源:眯眯网   2020-06-29 22:19:23  
【每日科技网】

  一开始只是一项大胆的副业。三个父亲、一个叔叔聚在一起,为孩子定制一本个性化图书。《失去名字的小男孩/女孩》(The Little Boy/Girl Who Lost His/Her Name)为每一名儿童读者量身定制,在精巧算法的帮助下,不同的名字会决定不同的故事情节走向。没曾想,此绘本竟一炮而红。去年,它登上英国畅销书榜。上周,它的全球销量超过一百万本(请注意,是卖给了真正的读者顾客,而非零售商)。

  如此风光亮相,他们该如何继续保持水准?由该项目发展出来的初企Lost My Name——既是技术公司、也是图书出版商,得到谷歌创投等基金的支持——刚刚推出第二本个性化故事书《不可思议的星际归旅》(The Incredible Intergalactic Journey Home)。“我认为它是史上最富技术野心的书。”联合创始人阿西•沙拉比(Asi Sharabi)说道。

  此话听来口气不小。但他也确实立下了惊人创举,恐怕连西方活字印刷发明家约翰内斯·古登堡(Johannes Gutenberg)都要甘拜下风。

  在这本童书中,小男孩/女孩在外太空迷失了方向,必须寻找到回家的路。前方高能剧透:书中主角所寻觅的家正是小读者自己的家。这艘任性的太空船直抵孩子所在的城市,降落在他/她居住的社区。该书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,即其所用图片包含了相应的真实卫星图。与第一本书相比,这种个性化程度需要更为复杂的算法和更大规模的开发团队,更有来自美国航空航天局、微软公司、卫星制造商等看似与儿童绘本毫不相干的合作机构伸出援手。

  “一切都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10倍。”曾任销售主管的沙拉比说道。“没有基准点可循,因为根本前无古人。”

  如今,《不可思议的星际归旅》已向着宇宙进发。作为全球空间教育基金会“太空讲故事”(Story Time from Space)项目的一部分,它和其他6本书一同登上了前往国际空间站的火箭。宇航员将在零重力状态下阅读故事,并录制下来。全球各地的教师就可以把视频播放给学生观看。

  今年夏天,笔者探访了Lost My Name的办公室,当时第二本书还在制作之中。墙壁和隔间贴满了素描画、插画和故事板,全部出自联合创始人兼常驻艺术家佩德罗•瑟拉皮克斯(Pedro Serapicos)之手。一个根据小读者命名的小男孩/女孩在喝柠檬水的机器人伙伴哈勃(Hubble)陪同下,穿越一颗颗流星和行星,遨游一圈之后,最终站在了写着自家门牌号的大门前。

  Lost My Name创始团队:(左起)塔尔•奥龙、阿西•沙拉比、佩德罗•瑟拉皮克斯与大卫•卡德吉-纽比

  对Lost My Name团队而言,个性化定制必须能在情感上与读者产生共鸣,成为故事的有机成分之一,而非单纯的噱头。第一本书讲述了小读者寻找名字的丰富旅程。至于新书,沙拉比认为,“我们首先思考,在儿童身份认知的重要成分之中,还有哪些共通的个人元素?家、所在地以及我在宇宙之中的位置。归根结底,就是归属感。”

  该公司举办了一场黑客马拉松活动,十几位开发人员集思广益,探讨地点研究可能运用到的技术和数据,从卫星位置到地球卫星图。“我们希望实现最大胆、最疯狂的个性化创意,但不想只为了使用技术而使用技术。”沙拉比说道。“我们回归到了精彩故事的创作根源。”

  BBC前喜剧作家大卫•卡德吉-纽比(David Cadji-Newby)是这本书的作者兼官方故事监督人。“他负责提醒我们,‘这个或许前所未有,但它无法推动叙事。’”沙拉比说道。“我们的目标是利用技术手段,为故事加入一些奇妙魔幻的瞬间。”

  《星际归旅》的奇妙瞬间涉及到个性化定制。在故事开头,用真正的星星“连点成线”,拼写出孩子(即主人公)的名字。(在他们的算法下,两个同名的孩子也能拥有不同的星座。)根据孩子的居住地,以对应的角度展示地球的样子,并且在太空船里插上合适的国旗。用两页篇幅显示他/她家乡的地标建筑,这需要建立数千座地理编码地标的数据库。(“这是关键所在,无论孩子来自费城、多伦多或挪威,他/她都能看到最切合周边环境的、最熟悉的地标。”)

  这些个性化元素的背后,是Lost My Name团队的技术支持,从绘本处女作的一人包办到如今的14名开发人员。最大的挑战是故事结尾小读者居住社区的两页航拍照片。经过与卫星公司协商获得图片授权后,他们还得确保卫星图与孩子的住址相匹配。他们测试了首发市场美国和英国的35,000个住址,把错误率降到了1%以内。

  此书每本售价30美元,可通过Lost My Name网站下单定制。顾客需要提供孩子的名字、性别和住址,选择肤色和服装,并在卫星照片中确认家庭住址。

  此外,卫星图片由200多个地图图像模块拼合而成,开发团队还必须解决可能出现的不一致问题。“我们花了两个月时间,才编写出了识别并修复异常的算法,比如模块受损或像素问题。”沙拉比说道。

  最终,对Lost My Name的读者而言,这些技术障碍都不算什么。从太空飞回家园的奇幻旅程足以吸引孩子们的心,无论是父母在睡前阅读,还是宇航员在地球轨道上讲述。“我们热衷于传递更多魔法。”沙拉比强调道。“从无人问津到如今的全国畅销书,我们成为无数人的关注焦点。”


南京祛痘印医院 http://m.mingyihui.net/hospital_4914/department_123683.html